中美贸易战一旦开打 索罗斯给出一个震惊四座的

  

  
  贸易战一旦开打,中美将怎么相互损害?索罗斯给出了一个震惊四座的论断!

  文章发表于2017年1月

  中美贸易战氛围愈发剑拔弩张。特朗遍及其内阁成员频频强硬表态,使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加剧的担忧好像正一步步迈向事实。

  美国商务部长被提名人罗斯(Wilbur Ross)19日尖锐表态,称中国是“保护主义最严重”的经济体,更表示那些违反贸易规则的国家应该“被严厉处分”。特朗普高级顾问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也表示,如果中美开打贸易战,中国将付出更高代价。

  相反,中国展示了另一种态度。中国高层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表示,“搞掩护主义如同把本人关进黑屋子,看似躲过了风吹雨打,但也隔绝了阳光和空气。打贸易战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

  防患未然,本文对中美贸易战的可能形式、可能波及的行业、以及中美或将遭遇的影响进行沙盘推演。

  首先,从操作层面上来看,总统自己有着很大的权限,再加上特朗普招募的内阁班底与中国敌对、反对自由贸易的鹰派色彩浓厚,尤其是白宫内新设破国家贸易委员会经济顾问彼得 纳瓦罗对中国观点颇为偏激危险。

  就行业影响来看,根据招商证券(600999,股吧)的测算,从中国行业受到贸易保护负面影响水平的排序,钢铁行业首当其冲,接下来是化工、其余金属制品等;按照对美出口敏感度排序,将是电子设备>机械设备>服装制造>金属制品。

  就中美双方贸易的影响来看,

  摩根士丹利和兴业证券(601377,股吧)的测算成果颇为相似。在15%、30%、45%三种税率假设下,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将会辨别下降21%、46%、72%;中国总出口对应下降的幅度分别约为4%、8%、13%。不过,中金公司认为,美国对中国征收45%关税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在中值税率假设下(关税 30%),对出口总量的降幅为8%左右,尚可接受。

  Q1. 特朗普可以直接对中国发动贸易战?

  无论在竞选过程还是胜选后,特朗普针对中国贸易政策的表态均较为严苛。主要有以下三点:1)可能将入口关税提升至 20%,特别对中国和墨西哥分辨征收 45%和 35%的关税;2)全面审查与中国相干的贸易活动,考核中国推销,督促中国按照 WTO 协定;3)可能标定中国为汇率把持国。

  诚然从准则上来说,相关政策需经由民主党、国会乃至法院的切磋和通过,但从操作层面上来看,总统本人也有着很大的权限。据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贸易专家加里·赫夫鲍尔指出,在美国的《对敌贸易法》、《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贸易法》等诸多法律中,都可以找到总统发动贸易战的根据。如根据《贸易法》,总统可以应答国际收支逆差为由,把关税提高15%,为期150天;《贸易法》的另一项条款让总统有权通过征收关税来报复不公平的贸易,中国可能因为“汇率操纵”等起因受到处罚。

  更遑论特朗普招募的内阁班底与中国敌对、反对自由贸易的鹰派颜色浓重。12月21日,特朗普专门在白宫内新设破国家贸易委员会(National Trade Council),任命强硬鹰派人物彼得 纳瓦罗(Peter Navarro)为经济参谋,纳瓦罗曾著《被中国杀去世》,对中国观点偏激危险。

  此外,特朗普还任命钢铁业“强硬派”罗伯特· 莱特海策(Robert Lighthizer)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代表。在从前三十年来,莱特希泽曾代表钢铁行业、谷物产业等多家企业加入美国针对他国产品的反倾销、反补贴诉讼,他一贯踊跃支持对自来中国的钢铁和其他原材料征收高关税。

  Q2. 一旦开打,中美双方影响多少何?中国有不反制办法?

  12月17日,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2016-2017中国经济年会”上发表题为“促进中美经贸关联健康发展”的报告。在讲演上,朱光耀表现,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员拉迪传授介绍,彼得森研讨所在9月份发表了一份呈文:假如美中之间产生商业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是什么。

  据拉迪教养的说法,彼得森研究所这篇报告相当有份量,而且在美方也有很大影响。如果美国和中国、墨西哥贸易战打响,彼得森研究所设计了三种可能性及各自的成果。小编根据这份报告整理如下:

  第一种是全面的贸易战爆发。美国对中国征45%的关税,对墨西哥征35%的关税,对方也照方抓药,全面回击。

  彼得森研究所制造了一份简易的曲线图,可以直观地看到全面贸易战(图中蓝色加粗线)对美国GDP的影响(图中虚线为没有贸易战情况下美国GDP的走势猜想):

  
  全面贸易战(蓝色粗线)情况下,美国GDP走势

  从上图能够看到,在全面贸易战情况下,2017年~2019年,美国GDP将完全结束,彼得森研究所将其称之为“消退”(recession)。即使之后美国GDP重回增加轨道,在当前的所有年份,美国的GDP程度都赶不上没有贸易战的畸形情形(虚线)。

  通过彼得森研究所这个表格可能看到,在全面贸易战情况下,美国的破费程度(上图中consumption一列)将大幅下滑,政府支出(上图中government一列)同样如此。

  
  全面贸易战情况下,美国消费和政府开销将遭重创

  彼得森研究所认为,全面贸易战情况下,高速公路以及装备制造行业的失业率最高,将达到10.2%,紧随其后的是建造设备制造(10%)和采掘业(失业率10%);从失业人数来看,因为花费量大幅减少,零售业将失去31.1万个岗位,批发业和医疗产业将分离失去25.7万、19.2万个岗位。

  
  全面贸易战情况下,美国各州私营局部丧失的就业比率

  第二,非对称性的贸易战。所谓非对称性的贸易战就是中国和墨西哥不进行全面还击,然而有决定地采用一些反制的措施。中国可能的反制措施包括:

  禁止中国的国有企业与美国企业进行电子信息服务,以及其他软件服务行业;

  中国国有企业不再与美国进行业务往来;

  中国可能拒绝向美国供应关键因素资源,使美国难以洽购所须要商品和服务;

  中国可能终止或者威逼终止购买美国国债,甚至直接抛售美国国债,打击美国金融市场;

  中国可能废除或延宕实行现有对视频资料、电影、生物制药的产权。

  非对称贸易战情况下,中国一些反制措施及可能对美国的影响

  第三,短暂的贸易战。这种情况下,贸易战估计不超过一年,可能的起因有:中国和墨西哥这些国家向美国妥协;特朗普政府在贸易诉讼中败诉;或是出于民众强烈反对的舆论压力,特朗普不得不采取相关措施。

  即便是在短暂的贸易战情况下,美国私营范围预计也将失去130万个工作岗位,占该范畴就业总人数的1%。

  事实上,在经历了上个世纪20年代、30年代的大萧条后,推进国际贸易以进步美国就业和国际经济地位,就成为美国历届总统选举的共识,这一问题从未在其他选举中被拿出来探讨,特朗普入选总统则是自那当前的头一回。

  
  美国GDP全球占比(图中实线)和它的国际贸易全球占比(虚线)密切相关

  Q3. 哪些行业将首当其冲?

  就受影响的行业来看,有两个维度,一是对美国出口的敏感度,二是受贸易保护影响的程度。根据招商证券的测算,

  从中国行业受到贸易保护负面影响水平的排序: 钢铁>化工>其他金属制品>纸制品、

  橡胶

  制品、木制品>农产品(000061,股吧)>机电类、纺织服装。

  从中国各行业对美国出口的敏感度的排序为: 电子设备>机械设备>服装制造>金属制品>家具>化学制品>

  塑料橡胶制品>食品。(以在出口中的占比为依据,如果美国发动全面而非行业性的贸易战,敏感度高的行业受影响更大。)中美的钢铁行业一贯存在较大的竞争关系,素来都受到严格反倾销,此外内阁团队又有诸多长期“奋战”在最前线的钢铁反倾销老兵。

  依据兴业证券的测算,在极其假设下,假设中国对美国出口全部停止,对家具、 电子产品、 纺织服装和皮革制品和电气装备制作的影响最大,产出降幅超过 5%。其中家具产出降落的规模超过 15%,但该行业本身规模较小,其产值仅占总产值的 0.56%。其余三个行业范围相对较大,占比依次为 4.99%、 4.02%跟 3.33%。

  Q4、谁受伤将更重?

  毫无疑难,中美暴发贸易战,双方经济都会受到侵害。

  位于美国纽约的国际关系智库“欧亚集团(600697,股吧)” (Eurasia Group)总裁伊恩·布雷默认为,如果中美暴发贸易战,初期中国将遭受更大的损失;但他也指出,特朗普重大高估了美国的国际影响力。比喻,除了日本之外,美国的多数盟友都不愿看到中美抵牾,并且开始疏远美国相关政策,以对冲危险。另外,“特朗遍布其团队也丝毫不意识到,中国承受贸易战损失的才干远远超过美国。”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对中美贸易战,索罗斯还有一个震惊四座的论断:对华贸易战将减缓美国经济增长,而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最终将“对中国有巨大帮助。”

  “我认为特朗普将大大有助于中国被接受为国际社会的引导成员,他起的作用甚至会超过中国人自己。”索罗斯表示。

  “即便中美打贸易战,谈判的主导权也在中国。”IMF前副总裁朱民表示,“美国对中国出口的前五大产品,都是受到巨大的政策影响,例如飞机、原材料、农产品等;而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前五大产品,都是市场化举动,例如制造业、机床设备、化工产品等。因而会谈的话,中国的报复比美国容易,从政策来讲,这也是一个很简单的事实。”

  有机构研究发现,名义数据显示2015年美国对中国的商品贸易逆差为3660亿美元,几乎占到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总额的50%, 但这一数字存在误导:中国对美出口中很大部分出自加工贸易,约37%实际来源于寰球供给链上从其他国家进口的部件。

  德意志银行张智威的观点和朱民大抵颇为类似。他以为,美国发展贸易战的实际效力切实要大打折扣。如果美国对中国开展贸易战,会最优先关注以下行业:电子产品(包括计算机和手机)、电气设备、纺织品及服装、家具和汽车。但经详细推演后得出,在这些关键行业动员贸易战很难针对中国:对家具、纺织品和服装提高关税,可能会推高美国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逆差;中国汽车出口的范畴有限;电器及电子产品又大多由跨国公司运用进口零部件制造。

  索罗斯:中美贸易战不可避免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1月19日晚,国际金融巨鳄乔治·索罗斯在他每年一度的达沃斯媒体晚宴上,对中美贸易战问题发表了极为达观的看法。

  “一定的。”当记者问到中美在2017年是否会发生贸易战时,他回答道:“特朗普已经在蠢蠢欲动了。”

  援引分析人士的观点称,美国政府未来会更加关注贸易执法而不是推动贸易自在化,这可能导致美国与其余国度的贸易摩擦增加。包含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国际机构都忠告,贸易维护主义仰头等危险将威胁寰球经济增添。

  昨日晚间,英文版也发表评论文章《特朗普上任后,中美合作合乎全球利益》,文中指出:

  很明显,特朗普打算应用一些“谈判筹码”来获得更好的收益,但他很快将意识到两国领导者必须采取更成熟有效的方式来进行沟通,而不是利用

  推特

  来彼此斥责。

  犹如其前任者们一样,特朗普的团队也需要时间去意识到中美关系的复杂性。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的零跟博弈,若不加以把持,将损害两国以及全世界的和平与繁荣。

  ……

  配合还恳求是灵活的互惠,而非以邻为壑的心态。在所有的选项中,特朗普最不可取的取舍是,如他此前所威胁的那样对美国最大的贸易错误采取惩罚性关税,并把中国标记为“汇率操纵国”,贸易保护主义只会激发报复。

  值得留心的是,除了中国,传统制造业强国德国也是对美贸易的重要顺差方。2006年,德国对美货物贸易顺差仅有470亿美元,这个数字在10年中简直翻了一倍,到达750亿美元左右。

  此前,特朗普接收欧洲媒体联合采访,对德国难民政策及其在欧盟位置大肆评论。而在这之前,各种迹象表明,特朗普已经有苗头将贸易战指向德国,比如特朗普曾对宝马和大众等德国汽车制造商发出要挟,称如不在美国建厂,而将汽车卖到美国的话,要征收35%的关税。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德国经济部早就在特朗普当选后作出应答预案,为有可能浮现的贸易战做准备,并再次指出,德国的高贸易顺差是由于德国的工业基础结结形成的,而弱势

  欧元

  也持续推高了德国产品的竞争力。